以色列强制民众戴口罩:没口罩想其他办法遮住面部


错失防疫窗口期,土耳其恐成“第二个意大利”

然而,土耳其医学协会指出,全国实际的确诊数量要高于卫生部长通报的数字,且由于未能有效关闭国境、未对入境者进行检疫,新冠病毒已蔓延至土耳其各地。土耳其自由派媒体Ahval也报道指出,土耳其的确诊病例快速增长是由于前期检测能力不足和政府的反应滞后。

土耳其政府也在努力保持控制疫情和保障经济之间的平衡。在3月早些时候,土耳其政府已经公布了150亿美元(约1065亿元人民币)的经济援助计划。截至目前,已经有19000家公司代表42万名员工申请了薪资支持计划。

“由于前期控制措施不严格,疫情在加速扩散,未能得到有效的控制。”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邹志强对澎湃新闻表示,土耳其的疫情严重程度最终可能不亚于伊朗。“对照其他国家的经验和土耳其自身的疫情发展趋势来看,预计短期内难以阻止土耳其境内疫情的快速发展。”

据土耳其自由派媒体《观察》杂志3月31日报道,土耳其医学协会(TBB)于3月23日至29日进行了一项对医护人员健康评估的调查。在受调查的630名医护人员中,有50%表示他们所在的工作单位没有单独的新冠肺炎筛查病房;44%的人表示他们没有收到有关如何在疫情暴发期间自我保护的指导;50%的受访者表示,有关部门没有提供新冠肺炎的特定诊断和治疗方案;83%的受访者强调自己对当前的情况“很着急”。

新冠肺炎疫情陆续在中东腹地伊朗和欧洲大陆肆虐,夹在当中的土耳其也最终“陷落”。自3月11日土耳其报告第一例确诊病例以来的20天内,确诊病例数已迅速过万,增长趋势较疫情发展同期的意大利更为猛烈。

据土耳其亲政府媒体《每日沙巴》报道,3月31日,土耳其卫生部长法赫雷丁·科贾在社交网站上宣布,目前土耳其每日的检测量已增加到15000多例,测试能力比前一日增加了25.3%。随着检测能力的提升,土耳其的确诊病例数已经在20天内从零增长到破万。

《巴尔干透视》采访那位匿名土耳其医生表示,自己所在医院的三名同事新冠病毒检测为阳性,并怀疑包括自己在内的更多医护人员已经感染。

“研判是否造成传播,如果调查不仔细,会夸大无症状感染者的传播能力。”同时他提到,现在拥有的数据非常有限,还需要做更多的研究和观察。当地时间3月30日晚,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就新冠肺炎疫情发表全国电视讲话。讲话之前,他刚刚结束内阁视频会议。

根据土耳其的难民政策,在土耳其合法注册的叙利亚难民可以免费获得土耳其政府提供的基本医疗服务,但由于新冠肺炎大流行造成的医疗资源挤兑,叙利亚难民恐怕难以享受和土耳其公民相同的医疗待遇。而一些非叙利亚籍难民和非法难民,则面临着就医难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