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疫情影响 第二十六届联合国气候大会推迟举办


对重症密集的疫区进行封锁隔离,也被认为是意大利迎来“拐点”的关键举措。美国麻省大学医学院教授卢山指出,这和重症病人的病毒载量有关。如果一个地区的重症患者增多,被他们传播的人很可能接触到大量病毒颗粒。

意大利北部两个最严重的疫区交出了两份完全不同的答卷。

地中海生物医学研究所流行病学研究员、意大利环境医学会副会长普里斯科·皮希泰利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按照我们的模型推算,意大利全国范围内的峰值恰好在3月底。”此外,如果新感染者的数量因过去几周政府的严厉限制措施而呈规律性地持续减少,疫情可能在2020年6月结束。

显然,伦巴第的保守防疫,是意大利防疫“乱象”的一个缩影。在采取全国性封锁措施之前,意大利中央政府卫生部、民防部及20个大区、8000多个市镇发布了一系列互相矛盾的行政指令。在是否关闭学校、酒吧等聚集性场所的问题上,政策多次反复。

“我觉得最可怕的,并不是无症状感染者传染给多少人,而是这种病毒从此潜伏下来,总有不敏感的人成为携带者,防控就很麻烦,需要不断地对这些人群进行检测。”于学杰说。

对此,香港大学流行病学教授本杰明·考林对《中国新闻周刊》指出,关键并不是纠结于具体的“群体免疫”所需比例,而是“如果人群中有存在免疫的人,任何流行病的影响都会变得比较小。免疫人群越多,流行病的影响就越小。”

老龄化严重的发达国家面临重症率激增风险,而作为欧洲老龄人口比例最高的意大利,在传染病大流行中保护老年人的体系其实比其他欧洲国家完善。意大利设有国家流感监测系统,以1000名服务基层的全科医生上报的数据为基础,不断监测全国流感的感染率和重症率。整个防护体系最依赖的还是疫苗接种,65岁以上老人都会被要求接种疫苗。

该团队基于意大利的重症患者人数推算,到3月6日时,意大利全国可能已有60%的人接触过新冠病毒。不过,古塔普团队没有明确给出解释,是否60%的人获得抗体就意味着可以实现“群体免疫”。

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近日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他不认为现阶段中国存在大量的无症状感染者。如果有的话,这些无症状感染者一定会把病毒传染给其他人,使得中国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更高,但实际上,近段时间确诊人数却在下降,一些省份已经零增长。

对于欧盟在危机中的效率,在一次无果而终的欧盟领导人会议上,法国总统马克龙直言,欧盟在危机中的政治反应可能意味着欧盟的终结。